姽嫿君-开学长弧

BG党 乙女党 不吃腐但会避雷放心
叫我姽婳就行(鬼画符嘛)
还在学习探索画风这种东西
很渣所以时常产线稿就完事儿qwq
开学不定时诈尸
ಥ_ಥ 真的不是高冷

【乙女向】垂枝(二)

乙女向注意
式神x你 注意
【妖狐】x你 注意
私设如山
原型属于网易 
ooc属于我
雷区自避
最重要的是【未完预警】

ps:祭祀=育成 升级 升星

以上

———————————————————————————————


一周里,伤口恶化的你听从萤草的建议在自己房中静养,不处理事务也不接见任何式神。由于有晴明大人托付,萤草的指令在庭中被很好地遵守着。

 

虽然如同禁足一般,你却并不寂寞。

 

每到清晨或是黄昏正值出阵交接的时候,你总能听到房门外略微纷杂却极力克制的声音,交谈着你的伤势怎样了或是嘀咕着要给吃药的你带什么点心回来……如此种种;偶尔也有拉开一点门缝,然而总是瞟一眼就立刻退下,更多的只是悄悄来门口站一会儿。大家眼中熟睡的你实则卧在铺上假寐。你只是默默地看着和纸门上的剪影,将他们的轻声细语听得泪流满面。

 

你知道,交谈你的伤势的是出阵场上的姑姑,桃花妖、山兔这些中高级式神,无所畏惧开门的似乎是茨木那几个,常伴在身边的式神连脚步声你都是熟悉的,与他们的往日嬉笑交谈历历在目,让你生出怀念的幸福感。

 

但你更在意那些来门口安静留一会儿的孩子,脚步带着怯懦与犹豫,却日日都来,默默地交替来看他们的庭管。你终于意识到,他们是那些弃置在庭院角落的低级妖怪们。

 

自与妖狐话别,心有郁结的你不曾期望这庭院中的式神们会对操控他们的人类抱有一丝关怀——尤其是被冠名为N的他们。但意识到你被所有人关注之后,温暖在空荡的心中漾起,你疑惑却更感动。

 

但你还是发现,从清晨到黄昏你一直没有等到期望中的那个白尾青年。

 

静养的最后一日傍晚,你拉开一点门,夕阳如火,花期即将结束的垂枝樱燃烧着逼人的美,你想起妖狐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小生自会去找晴明大人。”

 

大概是离开了吧。结束了,说过了的吧。

 

你将要拉上门的瞬间忽然瞥见了走廊角落的一只天邪鬼青。透过面前纸张的缝隙,她的目光与你相碰。

 

“啊 终于见到庭管大人了呢!”语气里有抑制不住的欣喜。

 

你摸上他的头,轻轻摩挲着她青色的软发。

 

“新人?”

 

“嗯!今天上午刚刚被召唤来的。鬼黄说带队的庭管大人在静养,我想来看看。”她的笑容里有孩子纯真的欣喜,“听大家说,庭管大人是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类,我,我想来看看的,果然是啊!”

 

“…非常温柔……的人?”你思考着式神们对自己的评价。

“嗯!大人的手就很温柔呢!”

 

天邪鬼青意识到大人还不能被打扰太久,拖着风筝笑着离开,你目送着这孩子消失在走廊深处。

 

这双剥夺你们魂灵的手是温柔的吗?

 

夜的帘幕终于遮掩下来,静寂中庭院里响起了初春复苏的虫鸣,花枝簌簌地响。

 

睡不着。前几日喝着萤草熬制的草药总是睡得很沉,今天终于停了,你的身体就不再渴求睡眠,于是你的心忙碌着回味往日种种。回忆中虽然有各种离别的痛苦,但现在的你却总忆起和大家相处的满足与快乐。

 

门外有脚步声,你清醒的头脑立刻反应过来。

 

声音在你门前停住,月光将他高大的轮廓淡淡的投在樟纸门上,隐隐的头部有立耳身后有尾巴的轮廓。

 

所有的不安瞬间碎裂,你几乎是惊呼着喊出口,

 

“阿脸!”

 

门外的人显然没有预料到你还醒着,一瞬的仓皇后,他温柔的回应道:

 

“是我。”

 

你尽管惊喜可一时所有的话都抑在胸口,无法表达。这是恢复自由身的他来和自己诀别吗?

 

“身体恢复了就好,明日你还有工作。这么晚是小生叨扰了,那么告辞。”

 

纸门上投影将要消失,像上次一样你没有思考,身体直接回应以心底最直接的意愿。

 

门“刷”的被拉开,皎洁的月光和那个夺目的青年终于落在视线里,你上前抱住他的身躯。

 

“大人不放手的话,小生会把它当作挽留的意思哟。”

 

这是他习惯性的戏谑,你知道的。

 

“不放。”你垂着头,双手攥着他的衣襟。对于他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式神的认定让你跨越了主从的身份,样的深夜,唯有你们二人,想要撒娇的心情漾满了你的心头。

 

“大人,小生可不是人类哦。”

 

妖狐还是妖狐,如果不是你的式神,他便是彻头彻尾的妖物,你想。可纵然如此,如果做不到挽留,那么离别前即使委身于他,身体也好性命也好,对于你,也不过是一介人类女子委身给了心悦的男妖。古往今来的人妖相恋的先例还在那里,不论结局,这一刻的你是愿意如此。

 

如果今夜将性命交付给他,也算是对往日自己对妖怪们所为的忏悔吧?

 

“答应我,天亮之后再从我的眼前消失。”

 

“你何必为小生做到这种程度?让人忍不住…”妖狐微凉的指尖忽然抚上你散开的青丝,顺着脸庞滑到侧颈。

 

“人类的温度,比想象要温暖呢。”妖狐映着月色的眼眸注视着你,“那么也请请原谅小生……”

他抬起你的下巴,将脸凑近,像是模仿那日的你一样,在你的唇上落下轻轻的一个吻。


———————————————————————————————


好久没填坑文都不会写了qwq,节奏自己感觉不太稳凑活看。本来说有车的,但是各种原因还是断了,很抱歉,

写着写着感觉不是单纯的乙女向(其实也不会写乙女向QWQ),大概是玩游戏自己的一些胡思乱想吧。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