姽嫿君-开学长弧

BG党 乙女党 不吃腐但会避雷放心
叫我姽婳就行(鬼画符嘛)
还在学习探索画风这种东西
很渣所以时常产线稿就完事儿qwq
开学不定时诈尸
ಥ_ಥ 真的不是高冷

抱紧凪ちゃん超感动啊啊啊!!!!!!!其实很可爱啊!!

凪Nagi_励志成为大触:

渣渣的挣扎】人生第一次板绘】女审神者】
板子到了先来试试。。。板绘真的好难啊!QAQ

感觉把小姐姐的婶婶完全毁了。。。orz @姽嫿君-开学长弧

为什么要作死画这个角度,脖子好痛哇qwqq

要撕逼要喷冲我来!!小姐姐是无辜的!【先钻进纸箱xxx

数位板驱动…被删了

画不了qwq

不会人体 线条杂乱
但是画画首先自己开心就能画下去
这里也没什么画风 但是慢慢来肯定都能做到的

希望我的笃信没错

为了@凪Nagi_励志成为大触 宝贝而瞎涂鸦 还是放出来吧

感谢大家 评论都超暖的(ಥ_ಥ)时间不多了 删上一条

【本丸日常】连锁反应

啊啊啊啊啊谢谢小天使来写我(二女儿)的本丸!!!!鲜活的本丸有了画面感我好激动啊啊啊!!
凪ちゃん是天使啊!!!

凪Nagi_励志成为大触:

给姽嫿小姐姐的文,所以是她家的婶婶】
梗也是小姐姐提供的】
@姽嫿君-开学长弧


刀剑乙女向】乙!女!向!】婶婶私设,有名】
婶婶设定挺复杂的,若喜欢,不懂请去问小姐姐】
ooc严重】指向是冲田组】不喜欢请右上角红叉叉】
我只是个渣渣】文笔被我吃了】
拒绝撕逼】
大概是小姐姐本丸的日常】


                          那,正文开始√


——————————————————————————


        作为新审神者,她【他】们有权利可在政府准备的五把初始刀中,选择一把开始最初的工作。


        加州清光。初始刀剑之一的他是第一个见到胭脂的刀剑。


        容颜清秀的少女,细腻白嫩的肌肤染上一点点樱花的颜色,眼角微微上挑的丹凤眼,在黑长的眼睫毛对比下,眼睛如黑夜中的晨星般明亮。看似柔软的头发被白色发绳高高扎起,伴随乘上樱花的风中飘摆。


        “是加州清光桑吧?我是新来的审神者。”胭脂递上一直抱在怀里的清光的本体刀。“不知为什么,有点很怀恋的感觉呢。”


       “是吗?那以后可要疼爱我啊,主人。”


        第一印象并不坏,至少清光是怎么认为的。


        没多久后,大和守安定便随后到来。渐渐的,来到本丸的同伴多了起来。胭脂像是回应清光当初的话,直到现在审神者的近待安排,基本只有他和安定轮番就任。


        不过说起来也奇怪。


        空闲下来时,胭脂时常会和莺丸一起坐在走廊歇息,看着他们很长一段时间。略带呆滞的眼神看着他们又似看向远方。


        长期奔赴战场训练的感知,明明能感觉到少女的视线,她的眼睛里倒映出的,却是“那个人”的影子。


        可惜的是,其实胭脂很少会有闲下来的时候,因为她基本上都会到处找东西。或许,大家会以为,胭脂只是普通的健忘,但事实上


        他们的审神者,不是一般的冒失。


        那一天早晨刚起床,披头散发的安定便开始在房间翻东找西。直至在一边清光实在看不下去了便问:


        “找什么啊?再不快点主人要起床了。”


        “再等等,我的………”安定抬头看向清光,“清,光。”


        人称大魔王的大和守安定拿起本体刀微笑着向清光逼近,吓得清光不断后退,安定却只是伸手一扯下清光的发带。


        “为什么又拿了我的发绳,你自己没有吗?”


        “等等?”清光慌张的顺着头发,“我发绳怎么又不见了!”


        一开始在本丸,清光以为只有他一个人经常不见发绳,并没有太大在意。可安定来了后,只有他们会时不时不见发绳。同样是白色丝带扎头发,就算有时拿反了用也没什么,但只有一条发绳就另当别论了。


        “本丸是不是有吃发绳的妖怪啊......”清光压低声音一脸严肃的思考。


        “怎么可能啊,”安定一脸嫌弃的递了一条丝绳给清光,“刚刚随手拿的,先用吧。”


        扎好头发,再一次确定仪表。清光和安定来到胭脂的房间。


        “早上好,今天也要拜托清光和安定了。”少女一如既往地打招呼。


        如果说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的好心情会使一整天的愉快,那眼前笑颜如花的少女,一定是他们每一天肯认真工作的缘由。


        传达审神者的指令,是近待的基本工作,今天的近待虽然是安定,但清光也并没有其他要紧的事,便同安定一起给有当番任务的同伴下发通知。


        正准备去找堀川国广那时,传来了叫喊声 。


        “加州清光!站住!终于找到你了!”


        身后的不动行光气冲冲的走了过来。大概现在还是早上,不动没有了平时散发着的甘酒的味道和略带通红的脸蛋,紫色的长发似乎还没有好好梳理,乱糟糟的披在背上。


         “什么事?”


         一脸懵逼的清光还不知道什么事,不动指着他的头发。


        “你拿错我的发带。昨天出阵回来去手合的时候解下了发绳,随手放下了。上面有破损的地方应该是昨天留下的。”


       快速的解下发绳,清光拿在手中确实找到了破损的地方。


        “那我的发绳呢?!”


         安定伸手拍了拍清光的肩膀,露出一个纯良无害的笑颜说,


        “说不定本丸真的有呢,吃丝带的怪物。要找出来首落死吗?”


         “........”


        这时在二楼的审神者伸了个懒腰,暂且休息地走到窗户,呼吸早晨清新的空气。微风吹起了胭脂的头发,同头发一起在风中摇曳着的丝带露出之前被遮挡住的丝带的尾端,纯白色的丝带上沾染了一点点明显的红色。


        似乎是被红色指甲油所蹭的。


                                                【END】
——————————————————————————
小姐姐是天使!!(ฅ>ω<*ฅ)我要给她打call!!!
按着小姐姐的设定写的……大概吧
如果有那里不满意或不对的地方我还能改的……_(:3」∠)_
我再一次对自己的文笔绝望了,我想给小姐姐写更好的嘤嘤嘤qwqq
望小姐姐不嫌弃QAQ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٩(๑´∀`๑)ง*
喜欢的话请评论告诉我,我会很开心的!!(*˘︶˘人)♡*
谢谢各位小天使!(* ̄3 ̄)╭♡

我还活着
画到这儿去玩你画我猜了…

「爷婶」梦

樱花四散 你站在廊下远远地看他
他是昨日来的三日月
阳光在花影中穿透下来 斑斑驳驳地映在他俊美的面容上
他坐在廊边 捧着茶 眯眼看向你 笑意里穿透着逼人的温柔
你被吸引着向他走去 晃过神时 他眼里的新月已经清晰明了 你在心里小小地惊呼了一番
霎时你意识到靠得过近 已属失礼
像是有意忽略你的失措 他指尖点了点身旁 示意你与他同坐

他一直远望着樱树 你望着他
他睫羽微动 你的目光仓皇地逃开 落到他掌中捧着的茶水里
一小汪晶莹里漾着一小朵淡淡的粉色
若隐若现着他浮动的笑意

——————
纪念当初不敢相信的心情

想画明老板和弟弟们来着,但是画来画去的还是搁了笔。没有办法好好表达想传递的情感,还是先存在心里好了。

心有点乱
但愿正义不会迟到

都说了出阵的时候不要冲那么前啊
我不在旁边 真的不行吗

嗯……不行

【回校第一天……嗯 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