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

BG党 乙女向 不吃腐注意

现在的我 在变优秀 也在等你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小魚:




青春时期的爱情,是美好的、纯粹的,它无关金钱名誉,只是单纯的我喜欢你,而你正好也喜欢着我,然后我们在一起。然而青年时期的爱情大多难以走到结局,太多的因素包括外在的内在的,想要跨过重重障碍,太难了也太累了,能有美好的遗憾已经是不容易,但是在花季爱过一个人,确实能够使自己成长,完善自我。
到了20岁,步入大学生活,看到校园一对对情侣漫步校园,说不羡慕是假的,但是心中也并非十分渴望一段爱情,相爱并没有那么容易,两个人两情相悦兴趣相投互相磨合又谈何容易,恋爱中的不安、失落、思念、冷战,所有所有的情绪都要能扛得住,要足够成熟。柏邦妮在《老女孩》说过:“我们爱一个人,就是交给这个与我们对峙的世界一个人质。我爱你,就是将我自己交给你,把我自己当成人质交给你,从此,你有伤害我的权力,你有抛弃我的权力,你有冷落我的权力。别的人没有。这个权力,是我亲手给你的。千辛万苦,甘受不辞。”说不累恐怕都是假的,但是也有甜蜜相伴,大概是一点甜蜜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感觉吧!爱情就是这么神奇,对于大多女生来说,你一来,天都晴了。所以在大学谈一场恋爱都是蛮好的,就算没有走到最后又怎么样呢?爱过,不后悔。当然,你要长得漂亮,如果不行,那就性格要好。
而我呢,偶尔羡慕情侣,偶尔庆幸自由。我不敢、也不想轻易去爱上一个人。两个人有两个人的好,一个人也不错,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来的,怕什么呢?大学只做两件事:变优秀和等你。在这个看脸的世界,如果你长得不好看,那就多读书吧。“漂亮的脸蛋很多,有趣的灵魂很少。”漂亮的脸蛋只是视觉上的享受,而有趣的灵魂大概就是精神上心理上的愉悦与欣赏了,在爱情中,有一个丰富的自己,我想这点必不可少,不论你漂不漂亮,不要去做一个肤浅庸俗的女生,而是要去做最丰盛的自己,多看书多看电影去旅行去运动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爱自己,活成最精彩的自己,去遇见最后的那个他,然后,爱情就来了。
而最好的爱情,不仅是你爱我我也爱着你,更应该是两个人互相变优秀的一个过程。想到你,我在没有动力的时候有动力,在努力的时候更努力,在性格上互补说过,在生活的方方面面皆可互补,一起为对方努力,为未来打拼。
到中年晚年的爱情,也许没有年轻时的轰轰烈烈了,因为爱情的早已化为亲情融入血液里,在平淡的日子里洋溢着温馨,在吵架的时候还能想着对方的好,担心着对方,彼此惺惺相惜,携手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这样的爱情,一辈子值了。
现在的我,在变优秀,也在等你。


大概就是摸鱼加玩自己刀刀

不管了清光太可爱了

爱他一辈子(///▽///)

【乙女向】垂枝(二)

乙女向注意
式神x你 注意
【妖狐】x你 注意
私设如山
原型属于网易 
ooc属于我
雷区自避
最重要的是【未完预警】

ps:祭祀=育成 升级 升星

以上

———————————————————————————————


一周里,伤口恶化的你听从萤草的建议在自己房中静养,不处理事务也不接见任何式神。由于有晴明大人托付,萤草的指令在庭中被很好地遵守着。

 

虽然如同禁足一般,你却并不寂寞。

 

每到清晨或是黄昏正值出阵交接的时候,你总能听到房门外略微纷杂却极力克制的声音,交谈着你的伤势怎样了或是嘀咕着要给吃药的你带什么点心回来……如此种种;偶尔也有拉开一点门缝,然而总是瞟一眼就立刻退下,更多的只是悄悄来门口站一会儿。大家眼中熟睡的你实则卧在铺上假寐。你只是默默地看着和纸门上的剪影,将他们的轻声细语听得泪流满面。

 

你知道,交谈你的伤势的是出阵场上的姑姑,桃花妖、山兔这些中高级式神,无所畏惧开门的似乎是茨木那几个,常伴在身边的式神连脚步声你都是熟悉的,与他们的往日嬉笑交谈历历在目,让你生出怀念的幸福感。

 

但你更在意那些来门口安静留一会儿的孩子,脚步带着怯懦与犹豫,却日日都来,默默地交替来看他们的庭管。你终于意识到,他们是那些弃置在庭院角落的低级妖怪们。

 

自与妖狐话别,心有郁结的你不曾期望这庭院中的式神们会对操控他们的人类抱有一丝关怀——尤其是被冠名为N的他们。但意识到你被所有人关注之后,温暖在空荡的心中漾起,你疑惑却更感动。

 

但你还是发现,从清晨到黄昏你一直没有等到期望中的那个白尾青年。

 

静养的最后一日傍晚,你拉开一点门,夕阳如火,花期即将结束的垂枝樱燃烧着逼人的美,你想起妖狐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小生自会去找晴明大人。”

 

大概是离开了吧。结束了,说过了的吧。

 

你将要拉上门的瞬间忽然瞥见了走廊角落的一只天邪鬼青。透过面前纸张的缝隙,她的目光与你相碰。

 

“啊 终于见到庭管大人了呢!”语气里有抑制不住的欣喜。

 

你摸上他的头,轻轻摩挲着她青色的软发。

 

“新人?”

 

“嗯!今天上午刚刚被召唤来的。鬼黄说带队的庭管大人在静养,我想来看看。”她的笑容里有孩子纯真的欣喜,“听大家说,庭管大人是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类,我,我想来看看的,果然是啊!”

 

“…非常温柔……的人?”你思考着式神们对自己的评价。

“嗯!大人的手就很温柔呢!”

 

天邪鬼青意识到大人还不能被打扰太久,拖着风筝笑着离开,你目送着这孩子消失在走廊深处。

 

这双剥夺你们魂灵的手是温柔的吗?

 

夜的帘幕终于遮掩下来,静寂中庭院里响起了初春复苏的虫鸣,花枝簌簌地响。

 

睡不着。前几日喝着萤草熬制的草药总是睡得很沉,今天终于停了,你的身体就不再渴求睡眠,于是你的心忙碌着回味往日种种。回忆中虽然有各种离别的痛苦,但现在的你却总忆起和大家相处的满足与快乐。

 

门外有脚步声,你清醒的头脑立刻反应过来。

 

声音在你门前停住,月光将他高大的轮廓淡淡的投在樟纸门上,隐隐的头部有立耳身后有尾巴的轮廓。

 

所有的不安瞬间碎裂,你几乎是惊呼着喊出口,

 

“阿脸!”

 

门外的人显然没有预料到你还醒着,一瞬的仓皇后,他温柔的回应道:

 

“是我。”

 

你尽管惊喜可一时所有的话都抑在胸口,无法表达。这是恢复自由身的他来和自己诀别吗?

 

“身体恢复了就好,明日你还有工作。这么晚是小生叨扰了,那么告辞。”

 

纸门上投影将要消失,像上次一样你没有思考,身体直接回应以心底最直接的意愿。

 

门“刷”的被拉开,皎洁的月光和那个夺目的青年终于落在视线里,你上前抱住他的身躯。

 

“大人不放手的话,小生会把它当作挽留的意思哟。”

 

这是他习惯性的戏谑,你知道的。

 

“不放。”你垂着头,双手攥着他的衣襟。对于他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式神的认定让你跨越了主从的身份,样的深夜,唯有你们二人,想要撒娇的心情漾满了你的心头。

 

“大人,小生可不是人类哦。”

 

妖狐还是妖狐,如果不是你的式神,他便是彻头彻尾的妖物,你想。可纵然如此,如果做不到挽留,那么离别前即使委身于他,身体也好性命也好,对于你,也不过是一介人类女子委身给了心悦的男妖。古往今来的人妖相恋的先例还在那里,不论结局,这一刻的你是愿意如此。

 

如果今夜将性命交付给他,也算是对往日自己对妖怪们所为的忏悔吧?

 

“答应我,天亮之后再从我的眼前消失。”

 

“你何必为小生做到这种程度?让人忍不住…”妖狐微凉的指尖忽然抚上你散开的青丝,顺着脸庞滑到侧颈。

 

“人类的温度,比想象要温暖呢。”妖狐映着月色的眼眸注视着你,“那么也请请原谅小生……”

他抬起你的下巴,将脸凑近,像是模仿那日的你一样,在你的唇上落下轻轻的一个吻。


———————————————————————————————


好久没填坑文都不会写了qwq,节奏自己感觉不太稳凑活看。本来说有车的,但是各种原因还是断了,很抱歉,

写着写着感觉不是单纯的乙女向(其实也不会写乙女向QWQ),大概是玩游戏自己的一些胡思乱想吧。



【乙女向】垂枝(一)

乙女向注意
式神x你 注意
【妖狐】x你 注意
私设如山
原型属于网易 
ooc属于我
雷区自避

ps:祭祀=育成 升级 升星

以上
——————————————

你听到呼唤自己的声音,温柔而熟悉,透过那片和纸轴门传进屋来。

 

你睁开眼,阳光透亮得只剩下明媚二字。隐隐作痛的身子,让你昏沉的头脑渐渐回忆起昨日出征的种种惊险。

 

与风之谷的麒麟一战赢得很惊险呢,但原本预料的结果并不致于此。

 

“我带了萤草过来。受伤的话,尽早处理为好。”门外的声音将你从沉思中引回。

 

“晴明大人...是么?谢谢。”

 

得到允许,端着热水和药物的萤草才在晴明的示意下移开轴门进来,裹挟而来的还有一股芳草清爽的气息。

 

“身体不适的话,今日庭院里等事项我会替你照料。妖狐那边…我会去说他的。”留下这句话,门外的影子渐行渐远。

 

听闻“妖狐”二字,咬着嘴唇忍痛上药的你蓦然一震,一旁的萤草悄悄地放轻了擦拭的力度。

 

“妖狐他最近总是心不在焉,”萤草的声音软软的却含着抱怨,“ 攻击只有两下,才会让这次协同出征的您受这么重的伤。”

 

听闻此言,你才注意到萤草明亮的眸子已经微微闪烁,性格温软的小姑娘语气越发怨念。毕竟这次状况百出的罪魁是一同作战的队友,拖后腿至此,难以原谅。

 

“真是叫人生气。”

 

作为庭管的你虽称不上式神们完全意义上的主人,但以灵力维持庭院正常运作并协助阴阳师战斗的职责,却让你享有大部分主上的地位。

 

战斗是职责。若不能一心一意完成,还伤害到主人的,不能算是合格的式神。又不是新人。萤草难以谅解。

 

你并未多言,也不愿打断萤草,毕竟这不仅是一个人的心声。近来妖狐的不在状态,使得庭中风言滋生,你也不是不曾耳闻。你本以为是对新人的投入冷落了他才导致如此,所以昨日的出阵本想借以安慰妖狐,却不料事态越发严重。

 

是时候好好谈谈了,你想着,心口忽然疼了起来。

 

那个当初意气风发的青年去哪里了呢?

 

离开庭管房前的晴明,将庭中上下一概琐事安排停当后,在式神中间搜寻着那个白尾的狐狸青年,却一无所获。

 

“桃花妖,见到妖狐了吗?”

 

“欸,没有的说。樱花姐姐倒是说昨天回来后就只见过他一面。”

 

对式神样样熟悉的主人此时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唯独对于那家伙的行踪已经难以预料。

 

被情感折磨的人难懂,妖怪大概也是如此,晴明思考着。

 

春日的阳光晒得人心暖暖的。

 

待身上的疼痛缓解后,你还是赶在午后工作开始前到达主厅。

 

“庭管大人,今日的事务晴明大人已经全部安排好了。今日请您一定好好休息。”童男恭敬地回应想拿起觉醒材料队伍安排资料的你。

 

“好吧……替我多谢他。”

 

一路往走廊深处走,妖琴师也好,雪女也好,大家都纷纷向你表示问候,却唯独不见你最想见的那个人。直到来到自己房前的樱树下,你的目光才穿过垂樱纷繁的枝桠间寻见了那一抹靠在树干上的红白身影。

 

“妖……”你唤他的声音忽然低下去。眼前的他尽管还穿着你赠他的新衣,却将最初见到他时所戴的面具拿在手中把玩,风雅之士英俊的眉峰里紧皱的全是纠结与疑惑。

 

“欸,你?!”

 

听见他的声音,你从片刻的出神中回来。

 

妖狐的目光在你的身上流连。今日的你依旧穿着平常的单衣,只是将领口微微拉高且将马尾散开,以此巧妙的遮住颈侧划开的伤口。

 

“都是小生的错。抱歉。”妖狐低下头,将面具藏到身后。

 

“哪里。我没事的。”

 

风起了,垂樱的花瓣撒了你们一身。一时的沉默中,你和他都抬起头来望着飞舞的粉红,思考着各自的心事。

 

你想起当初协助晴明召唤到妖狐的那一天。也是这样绚烂的午后,带着面具轻摇着折扇的他在你面前浅浅的笑着。

 

曾经的庭院还相当冷清,妖狐是唯二的高级式神。你时常领着妖狐、雪女以及后来的萤草出阵,在这混乱的世间一点一点将这一方庭院经营至此盛况。庭院里的式神越来越多,强者涌入,哪怕是前辈也渐渐有了被替代的对象。

 

弱肉强食的规则,连这方庭院也逃不开。毕竟在这乱世,敌人与自己也是这等关系。

 

“小生累了。昨日出阵本不该由小生,换做荒川也许你就不会……”妖狐的语气相当自责却又又说不清的颓废滋味。

 

“想逃避吗?”你忽然凌厉地指出他的痛处,一反往日的温和婉转。

 

“这次茨木他,需要祭品吧。那么小生可以申请这个荣幸吗……”

 

“为什么?”你极力克制开始颤抖的声音。“想让我将你废弃,呈给顶级式神作为祭品?”

 

庭管的职责本包含着协助祭祀的权利,你的形象或许本就参着令式神敬畏的残酷面貌。这样的威胁,对于眼前之人,你曾想过一辈子不去动用。

 

“从很久以前小生一直就在寻求自己的命运之……物”妖狐顿了一下,接着“现在想来,在这里只能一无所获,何况现在的我只会给你添麻烦。”

 

眼前的他望向你又仿佛望着你身后随风落去的樱花。

 

想像樱花一样,以壮烈的献身换取缔约的解除,放弃培养的修行,回到以前假面的生活中去?彼此不相往来?还是说已经厌倦了这阴阳寮中带血的和平?

 

你,渴求的命运之物到底是什么?

 

“你何曾给我添过麻烦?从一开始就没有过。”你平静地回应他,尽管内心波涛汹涌,你也明白必须一字一句将自己的心情传递给他。

 

妖狐背后的手悄悄地捏着面具像是在把玩,勾起的眼角藏着凄凉的笑意。

 

“阿脸”

 

昵称叫出口时,你才发现自己对这两个字已经有了距离感。

 

从什么时候起,自己无意识中撤去了他出阵的职务了呢?舍弃了与他朝夕相处的选择?从姑姑和荒川来的时候?还是更早?

 

你意识到,尽管妖狐依旧强大,但确确实实是被自己弃置在庭中的往日将领。单体攻击,防御并非最顶尖,作为战斗队伍的安排者你自然有更好的选择来代替这样的他;但是你留着他的理由,却不是因为他是高级式神。

 

但是或许正是疏离了久了,妖狐习惯了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这庭中的弱肉强食游戏。

 

“阿脸,如果阿脸执意要走的话,我就不便问原因了,但是我不会选择将你作为祭品献身。”

 

妖狐笑着将背后的面具扣到脸上,“你还是这样呢。唯独在这方面十分心软,当初你将那些中极式神祭祀给小生的时候,也露出那么忧郁的神情,明明不是什么坏事。”他说话的语气还带着往日的轻佻,仿佛下一秒就要伸手刮你的鼻尖。

 

“祭祀只是将式神积蓄的神力献给受供奉者,自己获得重生,回到原本的生活……确实不是什么坏事。但是,毕竟是带血的仪式,重生意味着修行的崩溃。我知道,我剥夺过那么大大小小多神灵的灵力,他们多少是……恨我的吧。”

 

你把目光投向庭中绚烂至极的垂枝樱花。“樱花树下是埋着死人的”你想起了从现世书中的这句话。你想过自己也许会麻木,但是履行其职责来你还是那个庭官大人。但唯独无法割舍和这个人(妖?)的感情。

 

“更何况,”你接着说,“被弃置了,一定很痛苦吧。”

 

妖狐没有说话,隔着面具你看不穿他的神情。

 

有那么一会儿你有了错觉,这顶面具是你为他扣上的。不只是妖狐,还有那些在庭中默默无闻很久了的他们。

 

头很晕,伤口似乎发炎得更重了些,可你还是撑着要把肺腑之言说给他听。

 

“我也想过有一天你会被更强大的式神代替,所以我也害怕,只是没想到自己不知你不觉中真的让你成了弃子。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将你作为别人升星的材料。我是人,所以我在乎感情。我放不下。”

 

感情这种东西真的放不下吗?你质问自己。妖狐还是默默地听你讲。

 

“也许我可以对别人残忍……可唯独对你。”

 

唯独对妖狐,就像樱花妖对命中之人一样,无法割舍。毕竟从第一眼起,你就被他面具下的笑容勾去了魂魄。

 

这样绚烂至极的樱花落雨,根却是汲取着尸体的养分的。就像你心里不知什么时候种下的对妖的倾慕之情。

 

两厢沉默。

 

你突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走上前去,双手捧住妖狐带着假面面颊,轻轻地吻住了他。

 

樱花之下,蜻蜓点水般的吻,很适合单恋诀别的场合呢,这个想法掠过你的脑海。

 

“愿意走的话,阿脸,你随时可以走。我会去通告晴明大人斩断缔约,将姓名归还于你。理由嘛…留置久的式神也有自己选择离开的权利。”你顿了一下接着,

 

“最后有个请求——别恨我。”

你转身要离开,可是刚刚那点吻的滚烫滋味还在头脑里盘旋,体力像被抽走一般,脚下一软。

 

正当你以为要倒下的时候,一双手将你拥了过去。等你回过神,脸已经紧贴着妖狐胸口,隔着细软的锦缎你感受到他的、和你一样还未平息的有力心跳。

 

妖狐的怀里的温度让你感到安心,和昨日倒在风麒麟脚下的那一片沼泽湿冷截然不同。

 

“你先去休息,小生自会去找晴明大人。”

 

你闭着眼一言不发,任由他抱着虚弱的你回房躺下,又毫无留恋似的立刻起身离开。

 

“结束了”,听着房外樱花枝细细簌簌的响动,盯着天花板纹路的你默默地念叨了一句。

 

山木兮有枝,垂樱兮悠荡。


官方发的酒红爱心特效太好吃啊啊啊啊啊

然后看着我崩坏的人体 啊_(:з」∠)_

现在的ky哟……

一只喜欢三日月的又鸟:

不针对每个腐女,吃腐没什么,恶心的就是ky,请滚回你们腐女圈好吗,这么明显的乙女tag是瞎了看不见吗,谁逼着你看不看就得死了吗,祝你们男朋友出去被人日染上艾滋再传染给你们,科科🙃(别怪我说话难听,有些连人话都听不懂没必要说好话)

红豆蓮生:

😂从一开始写文被人骂乙女脑,到现在习惯无视ky,总觉得真是锻炼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不得不说现在的腐女(癌)素质都特高,尤其是睁眼瞎的能力(噗嗤.jpg)看着乙女tag和纯爱番还是可以刷cp刷的愉快。
在此祝愿ky腐女全部上天炸裂,以后嫁的人也是弯的呢❤❤❤

审萤者九思非非:

玛德智障,我不是针对一个人,我是说,所有在表明了BG向甚至本身这个BG就是官配的情况下,还在评论/弹幕里刷腐的,你们都特么的是垃圾

狂野腿毛桑:

*占tag诚心道歉…我有满腔的愤怒不知当不当…不,一定要讲出来不能憋着。

……是不是喜欢上乙女向,BG向,就是跟全世界在作对?是不是别人的爱好你不爱,你就可以随意攻击?!

原先跟一位太太交流过(一位我喜欢的、画腐向的大触太太),还记得她的那句话:“……也许是因为大家都受过伤害吧。”

是的,我是萌新的时候被两种人伤害,第一乙女向同担拒否,第二仇视乙女的腐女(*注意:不能代表所有腐女)。

记忆犹新。

如果你萌新的时候就被人以这种方式强行要求站队,那圈子之间的仇恨就只会越来越大。

是不是很多人都不明白,你的语言很重要,因为它会对另一个人造成影响;是不是很多人都不明白,“尊重”两个字怎么写?

而图中的微博留言,你们知道我是在哪里看见的吗?是一位乙女向太太的本宣微博下面!!这伤害,简直来得猝不及防!

气的我一口老血。

近年来同人榜CP前十有多少BG?YYS狐跳下有多少刷【哗—】的?跳跳妹式神评论里有多少骂她的抢【哗—】老公的?一位乙女向太太直播画某刀A,有多少弹幕刷“啊啊啊某刀B/C/D…快来领走你老公啊啊啊啊”的??

数不胜数。

我个人以前腐了十年不止,也是从未像现在这样对一部分KY群体如此厌恶以至于上升到那个CP,和圈子上的。


我知道,现在乙女圈不吃香,相比腐圈来说处于弱势,所以一些人以腐向为正,四处跳脚,因为他们感觉自己后台强大,底气十足,而我们这群处于弱势的群体,连圈地自萌都成了很难的事。

哦,于是这次我他妈算是看懂了,圈地自萌不能是长久之计,必须要有更多的,更有影响力的太太来产出BG,让圈子变强才是硬道理。

不信你去伊吹鸡腿子作品下发腐向试试?

【乙女向注意】【注意避雷】【式神x你】

上色 自行带入

算是回归吧

画技并没有怎么长。唉

万圣节快乐🎃

终于肝完了 没错我是线稿星人

很久没画aph

这兄弟俩还是很萌的(⁎⁍̴̛ᴗ⁍̴̛⁎)